齐光瑞的《中华读书报》剧评:乡野的盛筵

阅读一本书,便是与另一个生命进行心灵的对话。这样的交流,有时很艰涩、有时很从容,有时更不免生出厌倦。从《风流村》、《万紫千红总是春》到《挥斥方遒》,我所获得的,是某种妙然心会的感觉。我的愉悦在于,透过这些跳动的文字,能够清晰捕捉到作者内心的体验,以及他所关注的来自于现实生活的丰富信息。这些生 动、诱人的话语借助小说、戏曲、电视剧本的形式传达出来,有如七盘八碗的农家盛筵,在腹内咕咕作响的黄昏,吊足了人的食欲和胃口。
以前曾零散地读过齐光瑞的一些作品,然而管中窥豹,难免片面。此次,他将上百万字的作品结集《齐光瑞文集》付梓,使我得以更全面地了解其人其文。单就他的写作方式而言,他是恪守传统的,笔端所流露的情致,俗中见雅,自有品相风骨。不求曲高难和,自写人生况味。作者的写作冲动,来源于活生生的现实。对于昔日的乡村生活,他极熟悉,因而写人状物,能够摄住要害。他所着力营构的乡野“浮世绘”,见情见性、有血有肉,均属于从自己皮肉里煎熬出来的东西,让人看了亲切。他对于沉浮于乡野人物的命运,更是给予充分关注。这种对乡野的审视,由于与城市生活的相互参照,在让他产生距离的同时,获得了认识上的突破。于是作品的内涵深化了,叙述的方式变得更客观、冷静,也更具审美效果。 在剧本《风流村中》,他率性展示着农村中人性的矛盾与冲突。在短篇小说《傲骨》中,他将那个有个性、有才华而又郁郁不得志的乡村教师写得生动传神,与其说是小说,还不如说是一篇极佳的人物散文。就题材言,光瑞的小说的视野是开阔的,他在《大金公主》中,由家乡的花园酒的传说落笔,讲述了一个动人的爱情的故事。在中篇小说《万紫千红总是春》、《我们的宿舍中》,他平静地讲述着几个年轻人的故事,在那些感情的悲欢离合后面,我们倒也不难看出,作者对于人生的理解。作者所认同的人物,其心性是纯净的,体现着某种传统。更值得注意的是,作者坚持一种为民代言的立场,将其对于美善的追求,融会于文字,在寄寓自身理想的同时,对于现实环境对人性的侵蚀又保持着深刻的反省。集中的数十篇微型小说更不乏精彩之处,篇幅短小,其中的所包容的信息却十分丰富。如果仔细阅读,你会发现作者很娴熟地运用各种叙述方式,用心地讲述着一个又一个的故事。 当更多的写手热衷于表现私人独白,光瑞则表现出了相当的定力。他觉得,将写作视同一种处事姿态,无论如何是有悖良知的。尽管随着时间的推移,有许多人渐渐疏远了文学,但是写作者本身,应当有独立的人格。他的写作,无形中具有了从容和大器。光瑞就职于光明日报社黑龙江记者站,为人诚恳、磊落,而顽强的、有根底的生命,总会将坚韧的根系深植于土地。透过这三本厚实的文集,不免让人心中有所感应。(肖冬)

赞 (5)
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